Sign in

話說我辭職之後,一件固定的任務就是,接小孩放學後要先帶他們去公園玩。

因為這樣,所以我這半年來常常去去嘉義公園的遊樂區,時間就在下午四五點那邊,也因此注意到一些有趣的現象。

四五點的時候,大概就快要下班或剛下班,這個時候公園裡有不少家長帶小孩出現,四點多的話,通常是阿公阿嬤帶年紀比較小的孩子來玩,五點多的話,就不少是父母(大多是媽媽)帶孩子來,也開始有年紀比較大的孩子(暑假期間則有些年紀更大,放假自己出來玩的小孩)。

嘉義公園最下方的遊樂區,有一組很大的溜滑梯,這組水泥製品年紀可大著,打從我有記憶以來就有這組,三十年前住台北的時候,青年公園也有一組一模一樣的,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總之這組因為離馬路最近,所以我最常帶孩子來這裡。

還有一個理由就是,這組水泥製品,「大人也可以上去玩」,因為很多這類遊樂場,都會有年齡、體重限制的告示牌,這組太粗勇了,沒這問題。

沒錯,選這組最大理由,就是我也可以跟著玩。

這也是我觀察到有趣現象的起點,首先,這半年下來,見過的家長幾百個絕對跑不掉,但跟我一樣會爬上去的家長不超過二十個人,而且幾乎都是爸爸。

爬上去做什麼呢?我是因為跟孩子玩才上去的,其他家長上去的理由,就兩種,一是護送小孩上去,二是為了護送小孩下來,還有一個是為了拍照。除了我以外,沒家長是上去陪小孩玩的。

我對這個結果還滿訝異的,一開始還沒意識到,一兩個月後我開始特別注意,結果半年下來,居然真是如此。

打從小鬼會爬開始,我跟太太就帶他們來這邊玩不知幾回,每次我們兩個都會跟著一起玩,但現在我發現會這樣的家長簡直是稀有動物。

如果是年紀大的阿公阿嬤我還能理解,但我這種已經40的中年人都在玩了,那些一看就是二十幾歲的家長……

而這些家長,大概可以分兩類,一是一直盯著看,深怕漏看,不知道小孩會出什麼事那種。二是在一邊聊天,甚至打電動的,跟帶長輩外出的外勞一樣。

後一種就算了,但前一種,就是我上面提到,小孩會怕的時候可能會上去幫忙那種。

「這樣會危險喔!」、「趕快下來。」是我最常聽到的兩句話。

每每我跟孩子玩到滿身大汗,兩個小鬼興奮的大吼大叫,轉頭就可以看見其他小孩安靜的在玩,除非有兄弟姊妹一起,不然絕少出聲。

嬰兒的話,可能在溜下來的時候聽見媽媽出聲說好棒,大一點的孩子,就真的是無聲的遊玩了。

所以我注意到第二件事情,「小孩是如何玩在一起的?」

這一點就讓我更驚訝了,明澄跟織卉因為有固定玩伴(兩個人一起玩,或者跟我一起),所以比較沒有找同伴的問題,但公園裡大多數小孩都是自己玩自己的,我只碰到兩次有小孩主動說要一起玩,「都是白人混血小孩」。

這我真要說是文化問題,因為公園裡玩得最瘋的常常就是我們父子三人,我也的確看見很多小孩「一臉羨慕」,但會開口說可不可以一起玩的,就這麼兩次,兩次都是一對混血姊弟,由姐姐開口向我說「可不可以一起玩」。

這兩次讓明澄他們印象深刻(跟外國人玩),所以後來他們也開始會找人一起玩(如果我跟他們說我很累要休息),有趣的是,都是找年紀比較大的(就像前兩次都是小孩找我)。

台灣的小孩,好像不大懂得開口找伴,不過有時候是自然而然就玩在一起,倒也沒有開口詢問的必要就是了。只是這半年觀察下來,還是自己一個人玩的情況比較常見,但我相信絕對不是因為他們喜歡這樣,因為只要有一兩組合在一起,其他人很快的也會自動加入,根本不用開口詢問,只是通常這要玩上好一段時間才有可能發生了。

第三個觀察,則是小霸王的問題。這其實很常見,偶而會有小孩在遊樂器材上面,擺出「你們不可以玩」的獨佔姿態,說這是小流氓在罷凌的話就太嚴重了,因為我發現這是這類小孩找伴的方式。比起那些比例最高、習慣一個人玩的小孩,這種孩子則是已經很害怕孤單的那種,最明顯的就在於我出現之後態度的轉變。

偶而兩個小鬼一到遊樂場就衝上去,但可能很快就回來像我抱怨:「那個人不讓我們玩。」這時我就知道有人佔用遊樂器材了。

一開始我的解決方式很簡單,反正只要我跟著明澄與織卉玩,他們兩個就會立刻被豁免,沒人敢威脅他們,反正整組滑梯上面最大的就是我,而且大很多,是國小小孩絕對惹不起的對象。

有趣的來了,這種小孩也會是最快想加入明澄與織卉的人,他們不會開口問,而是直接說「換你來抓我阿!」或者「我排你後面」之類的,總之一副好像本來就是在一起玩的樣子。

這種孩子通常也是那種沒家長陪,自己一個人玩的孩子,老實說這種孩子我很擔心,他們的孤單很容被讓他們被「比他們大」的人吸收,就像原本當小霸王的他們,在我出現之後立刻表現出「降服與歸順」,若碰上心術不正的人,可不是普通麻煩啊!

大多數家長,當自己小孩碰到種孩子,一是直接離開,讓小霸王享受權力果實,二是一直盯著看,讓小霸王感受到明顯敵意,最後就只有我,還有明澄、織卉會跟他們玩了。

如我上面說的,只要有人加入團體,其他小孩就會陸續加入,最後還不是一起玩 — 除了那些家長用敵意對付小霸王的,他們的孩子到底是因為怕跟壞小孩在一起,還是在意父母親對他人的敵意呢?我很好奇。

如果大家在公園裡碰到這種孩子,不妨大方一點,直接問他們要不要一起玩,這是我現在的方式,其實他們對其他小孩的威嚇,並非是想獨佔玩具,而是尋求玩伴啊!

但我也真碰過想獨佔玩具的孩子,通常是兩個以上,可能是家人或者同學,而且至少有一個年紀明顯比較大(可能中年級以上),總之,這是組織化的團體,然後開始畫地盤。這種孩子有時候真的會很兇,甚至對我這個大人也一樣。

這種孩子,我跟他們互動就比較少了,反正只要我硬要玩,這種小朋友團體很快就會離開。我是還沒試過跟這些孩子溝通看看啦!其實我不反對小孩在一定年紀嘗試這種權力展演,不過僅限於「沒別人」的時候,如果不能理解公共場所若出現其他人要一起使用,你就應該終止自己的角色扮演遊戲,那遲早會出問題的。

當我開始有意識的觀察公園裡小孩的互動之後,真的發現很多有趣的事情,當然,因為我有跟著玩,所以注意到的東西跟一般狀況不見得一樣;比方說我一直想看看吵架會如何發生,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我在場,所以沒見過激烈衝突。總之,這是很有趣的觀察,因為可以很明顯的看見小孩在遊樂場裡受到的社會化教育是怎樣的,但我也真的對某些現象感到憂心,比方說小孩不大會主動找人一起玩、不知如何面對孤單,這是成對的問題,很多小孩雖然有家長帶著,但我看他們安靜成這樣,覺得應該也是很孤單的,其實只要家長跟著一起玩、幫他們仲介玩伴,情況會很不一樣,像明澄他們現在已經會主動找玩伴了,根本不用我擔心。

何況,既然家長都跟在旁邊了,何必擔心小孩被欺負、被帶壞,如我上面提到的,「壞」小孩其實跟我玩的時候也都很乖的,至少不會傷害你的孩子吧!既然你們孩子安全無虞,還能有玩伴同樂,更好的是,你可能幫助一個孤單的孩子,我實在看不出有什麼壞處啊!

更不用提大人可以順便運動了,坐了一天辦公桌,難道在公園裡還繼續玩手機?


現在敘事稍微倒帶一下,回到以賽亞被呼召當先知的時候。

以賽亞受到呼召的橋段是很經典的,非常有場面而且戲劇化,但也非常重要,這可以作為我們檢視自己是否真正受到呼召的案例。

首先,以賽亞看見上帝,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我們翻遍整本聖經,可以知道「親眼看見上帝」不是鬧著玩的,因為親眼看見上帝跟「死」幾乎是同義詞,上帝也多次強調誰看到他誰就會死,所以以賽亞第一個反應就是「我完蛋了」,原因很簡單,不完美在完美面前永遠只有相形自殘,這正是我們見到上帝的「正常反應」。

這裡要稍微解釋一下,「見到上帝」其實層級還不少,像摩西看見燃燒的荊棘一樣,間接看見其實還好,而亞伯拉罕或雅各,則是看見「使者」(雖然也是上帝本人),更常見的是看見象徵,例如火炷、雲或者光。至於看見上帝本人樣貌,除了亞當與夏娃,其他就非常罕見了,所以如果有人說他看見上帝……最好上帝那麼容易被你看見。

不耶穌就不同了,看見耶穌算是相對安全的,因此三位一體的上,其實在不同位格身上有不同彰顯方式,例如聖靈就是不可見的,但其實充滿我們四周甚至內外。

總之以賽亞的經歷是很特殊的,而他的反應也非常正常,不過有立即得到回應,他得到「消毒」的待遇。

之後他接受差遣,但上帝也預言「你講人家也不聽」的待遇……

這樣會很不爽吧?不過這正是先知的工作,老實說聖經裡中先知講的話,在當下就立刻被接受的非常稀少,反倒那個不甘不願的約拿向外邦人提出警告被立即接受……總之,要知道先知的所有預言,最終指向的目標是耶穌。在這個時間跨距五六百年的先知預言過程當中,全都指向最終的目標,也就是耶穌,所以當然在當下講了也沒人要聽……

這種應許無法親驗看見成就的狀況下還能持守信心,說起來才是最了不起的,而聖經其實不斷在重複關於信心這件事情,因為神學原本就是在處理關於不可見與不可知的事務,而且個不可見與不可知正是神學的特質,是超越於理性與感性邊界之外的奧秘,如果不能先理解這一點,真的只會鬼打牆。

第六章有個有趣的東西,就是撒拉弗。通常被認為是一種天使,但也可能不算,因為撒拉弗是飛蛇的意思,而有翼的蛇明顯示受到埃及偶像符號的影響(有注意到醫療符號嗎?是同一個來源),老實說天使在聖經理沒有太多篇幅,因為對「當時」的猶太人而言,天使基本上是「常識」,不需要太多解釋。

天使作為上帝的使者,在聖經裡大多有著似人的描述(所以撒拉弗與基路伯很多人認為根本不算天使),但這些其實都是古代中東常見的描述,不見得只有猶太人這樣想,中東各宗教都這樣。值得注意的是這些都是上帝的使者,或許神聖,但不是神,就算是多神系統的中東宗教也不會把這些使者當神。

倒是道教系統會把每一樣都當成神,形成一個嚴格的科層體制,這其實也是反應社會現實與文化價值觀。簡單說,中東文明打從一開始就比較重視平權(這是比較級,別拿古代與現代相比),東亞文明則形成嚴格的階級體制。

對天使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聖經天使學」這本書。

總之,上帝要以賽亞去當討人厭的烏鴉嘴了。


這部影集其實很早就知道了,因為從宣傳期開始就有不少新聞,不過我追蹤歸追蹤,根本沒機會看就是了。

直到你管上面出現了官方釋出的第二季第一級,好奇之下跟太太一起看了,看完我太太非常感興趣,一直問我第一季在哪裡,於是我告訴她一些上映被找麻煩的訊息,她也上網查一下資料,然後說她想看第一季。

所以我就去註冊帳號,乖乖陪老婆大人一起看囉!

身為非常關心政治運動的人,對於故事中呈現的年代氛圍是非常清楚的,因為第一季影射的年代,正好橫跨我高中與大學的人生,正好是解嚴不久,黨國體制還在努力抵抗,而我家正好被國民黨密集監聽、老爸被白色恐怖誣陷入獄的年代。

對,別以為解嚴就沒事了,李登輝統治初期其實白色恐怖是一直持續的,所以雖然能理解李登輝的辛苦,但我對他印象也沒好到哪裡去。

現在的生活是許多人用性命換來的,別以為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要知道我以前刻意在週記上專寫民主運動新聞,可是多次被老師找去談話的,更別提就算我大學畢業去當兵,部隊裡還是黨國勢力盤據,國民黨勢力很囂張的阿!

不過影集又是另一回事,不得說劇組在這部份算表現不錯,把那個年代重要的事件都演出來了,連人物都讓人感到會心一笑。

老實說故事性只算還好,至少對我這個對那個年代很熟悉的人來說,看這部戲最大樂趣其實是配對遊戲。

後來推薦我媽看,她也是這種印象,畢竟她當年戰過街頭的啊!更別提片中民進當政治人物有許多根本就來過我家了。

不過我太太看的感觸又不同了,她對這些新聞事件只有媒體中的依稀印象,但藉著戲劇,過往那種壓抑與肅殺讓她想了起來,她其實也是那個年代的受害者,只是歷史被隱藏,但感覺不會消失,透過戲劇,她終於知道自己過去遭遇到的是什麼。

所以她看完很生氣,因為知道真相而生氣,反而我這種早知道真相的,看影片的感覺很歡樂,因為我知道歷史的軌跡,知道我們怎麼走過來的。

不要成為一位對歷史無知的人啊!

至於有人說什麼這是洗腦……

你自己被洗呆了還好意思出來說嘴喔?說這是不同價值觀的差異,的確是這樣,但歷史上發生的事情不因為價值觀不同就消失,頂多是詮釋上的不同,但不會消失,白色恐怖時期的迫害貨真價實,就少拿價值觀不同來唬爛,何況如果你覺得這是價值觀的洗腦,幹那就代表你自己承認你被另一種價值觀洗腦了,出來鬼叫什麼呢?

先去搞清楚洗腦、教育與獨立思考的定義再來談吧!

國際橋牌社Island Nation


我一直很愛沙丘魔堡這部作品,從小就愛了。

最早接觸是1984年的大衛林區電影版,這部現在看起來有點落伍的作品,對當年還小的我來說卻是意義非凡,畢竟我一直熱愛科幻電影,但眼界自然侷限於能接觸到的少數故事,主要是電視台會播放的,例如星際大戰這種熱熱鬧鬧的,或者異形這種恐怖到很難入睡的。

但沙丘魔堡帶來的卻是很不同的感觸,這電影很嚴肅,一個對國中生來說並不討喜的嚴肅,卻藉著同充滿無機與巨大質量感觸的畫面傳達給我,開啟了我的眼界。

這個科幻世界沒有多采多姿的畫面,只有一片黃沙,還有堅韌的生命。

好吧,我承認還有片頭美麗的伊如蘭公主。

總之我很愛這部作品帶來的風格。

之後就是電玩……那時我愛的是開坦克壓人的音效,結案。

再次接觸是小說了,不過我們今天集中來談最新版的電影,小說的話可以參考以下連結:

沙丘魔堡沙丘救世主沙丘之子

其實新版電影上映之前,已經從很多影評人口中聽到無限讚譽,親自看完之後當然也同樣給予極高評價,但我想談一點自己的觀點。

有關『聲音』。

這次新版電影的畫面無疑的了不起,童年帶給我衝擊的巨大質量,這次以更加驚人的特效畫面呈現。是的,沙丘裡的太空船其實並沒有特別巨大,但導演畫面呈現的方式讓這些載具顯得非常無機質,非常暴力,看來就不是什麼歡樂的未來畫面,這是看小畫面無法體會的,也有很多人提及這一點,總之值得進戲院去看。

看更讓我驚豔的是聲音。

配樂大師漢季莫這次給的老實說比較不像配樂,比較接近「場景音」了。

除了少數還聽得出曲調的部份,整部電影幾乎沒有無聲的部份,而是充滿了「BGM」,不是原本畫面音效,真的是背景,卻又混在一起。

故事音樂大量使用管樂器(而且大多混音過),而且大多只以單音發出,也沒和弦,像管風琴一樣只有泛音,簡直搞到要讓你耳鳴一樣的渲染整個空間,卻又會詭異的移調,用不穩定的連續變換音程迷惑你。

加上節奏不穩定的鼓點,很像心律不整的那種,再再帶來強烈的不安全感。

而且這讓聲音有了質量,跟畫面變成絕佳配合。

你會感覺到金屬與岩石的壓迫,從畫面裡面跳出來,蓋在你頭上。

這時沙漠反倒成為逃避的地方,配樂「類似」,但有很不一樣的空間。這裡出現的是類似穆斯林做禮拜前。宣禮塔上的呼召,只是同樣只有單音,卻是由人發聲。

但卻有著淒厲。

這一點很厲害,老實說這部電影沒幾個地方能被稱為曲調,但聲音有著一致性,又能讓你聽了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不愧為大師作品阿!

總之如果不是在電影院看,在家就戴耳機,然後把聲音調到聽久了會受傷的程度,稍微放總一下吧!

好了,這部電影有很多的部份可以談,但聲音顯然是最讓我印象深刻的部份。

至於故事,導演巧妙的讓就算沒看小說的人也能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同時把一些「不知道其實也還好」的設定拿掉,例如為何沒有電腦,沒有步槍,這一點知道了也好,不知道其實也一樣能看就是了,還有,因為故事擺明是part 1,所以故事還沒結束,但導演並沒有讓故事有個不明不白的開始,甚至沒有給你無法理解的線索,我們很清楚主角家族被政治清算,現在要復仇了。

至於那些詭異的文化氣息,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罷,沒看過小說一樣能感受到就是了。

當然還是建議要看小說,因為超級精彩阿!

總之這部電影我強推,你不需要有背景知識一樣能好好享受這部作品,而且就我上面提到的,本片的畫面聲音都是帶有巨大質量的,在電影院裡感觸會非常不同,值得去被壓壓看喔!

沙丘Dune (2021年電影)
導演:丹尼·維勒納夫
原著《沙丘》法蘭克·赫伯特作品
配樂:漢斯·季默
製片商:傳奇影業
片長:155分鐘
產地:美國
語言:英語


雖然注意到這部作品有段時間了,但直到最近才看完,反正也才六集。

這部作品很有趣,當然你要說什麼精良作畫水準之類的是沒有,畢竟這部3D動畫作品的畫面非常單純,沒有什麼砸大錢做出來的壯麗場景,或者細到難以分辨真假的人物皮膚貼圖,反正這也不是作品的重點。

對,重點,說起來,作品還是要你內容取勝,不然看電玩無腦預告片就夠了。

好啦,所以各位大概知道這是部內容取勝的作品,而它的內容的確有趣,算是「反刻板的刻板」。

是這樣的,「傳統」RPG遊戲有個奇異現象,就是主角會到處翻箱倒櫃搜刮物資錢財,尤其是「民宅」。

這一點真的非常奇特,姑且不論勇者到處進行生物滅絕算是哪種行為,但到處闖空門……不對,很多時候根本是直接在人家眼前這樣幹,甚至是團體行動,這怎麼看都會讓人不 到怎麼教小孩。

於是,「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有電玩會針對這個「傳統」進行反制,例如太古時代的「創世紀」就把美德系統擺進來,偷東西是有代價要付的。

就連暑假剛上市的「賽爾達傳說 — 禦天之劍」裡面,如果跑進民宅開抽屜,系統會告訴你這樣做事不對的 — 但系統還是允許你執行這個動作,雖然只是浪費時間。

是的,角色扮演遊戲裡勇者到處翻箱倒櫃是「刻板印象」,但其實幾乎在有這種印象成型的初期,就已經有不準這樣做的遊戲出現了。

換句話說,這個「刻板印象」其實是被刻意放大、刻意保留的,而強調「不跟從這種刻板印象」的作品,本身也變成一種「反刻板的刻板」。

這其實也滿有趣的,而仄不作品,基本上就是在吐槽些老梗,雖說這些吐槽本身也差不多變成老梗了。

比方說勇者其實才是壞人、魔族很無辜之類的,這其實刻意「裝作反省」的作法,類似日本輕小說喜歡「刻意」讓天使變壞人、惡魔變好人一樣,但這其實是種蓄意的曲解,因為不是惡魔好不好的問題,是因為不好所以才叫惡魔。

不過這是多神論文化常見的是非混沌觀點,知道就好。

總之這樣的情節雖然梗點滿滿,卻依然有趣,因為就連「企圖突破傳統觀點」這件本身就是「非常傳統」的事情,很有懷舊感。

對,這部作品最有趣的地方就是懷舊感,畢竟走向容易猜,但這種傳統故事本身就是帶有樂趣的,因為裡面的辯證基本上已經有數千年歷史,未來大概也會繼續下去。

我上面說過這叫「是非的混沌」對吧!因為是把實質與面刻意混搖才跑出來的困擾,其實分得清楚的人就分得清楚,但就算分得清楚,就「好玩」這一點,裝傻的確比較有趣阿!

何況人類的確不是全知全能的至高者,在受限的情況下,冒出這類掙扎其實也是非常正常的,也因此這樣的故事依然有其教育意義存在。

有樂趣又有教育意義,所以適合全家觀賞阿!

勇者動畫系列

Brave Animated Series
原作:黃色書刊
導演:楊子霆
音樂:張衞帆
音樂製作:五⽉天阿信(音樂統籌)
動畫製作:王尉修
製作:大貓工作室、羊王創映(協力)


其實這部作品我是先看動畫版的,不過因為漫畫版進度比較多,就討論劇情來說還是針對漫畫版吧!

先談一下如何接觸這部作品的,畢竟故事是為繞在「歌牌」(不是花牌,這完全是翻譯錯誤)上面的,而這玩面徹底是日本傳統競技,外國人要加入的門檻偏高(因為比的就是日文本身),所以我根本沒興趣也是很合理的一件事情。

但有兩件事情意外的讓這部作品引起我的注意,首先是「小書痴的下剋上」這部作品裡有提到歌牌這玩意,主角梅茵已模仿歌牌的方式作為故事中異世界幼兒教育的教材(而且也有比賽),再來去去年鬼滅之刃大紅,花牌情緣作者有貼出她女兒要他化鬼滅的圖畫,以及有花牌情緣粉絲寫出2創作品給作者看的新聞。

這兩件事情讓我對這部作品有點印象,接著就很順理成章的在網飛上看見推薦,接著點下去,然後第一季看完改去巴哈看二三季,再接著補完漫畫最新進度。

原因很簡單,就超好看啊不然勒!

說來好玩,過去對於高中生競技這種主題,印象比較強烈的都是少年漫畫的範圍,比方說安達充老是畫棒球(雖然也畫過游泳跟拳擊),總之我們直覺想到的都是體育社團,甚至像棋靈王這種下棋的競技,往往也是殺氣騰騰。

少女漫畫在這部份,像網球或者芭蕾當然也有不少作品,但又很顯然的擺明是在講愛情故事(雖然安達充也是)。

(當然你要把玻璃假面這種特殊規格算進來會很難比較就是了……)

當然我們也有像「吹響吧!上低音號」或者「一弦定音」這種同時有著競技刺激與愛情撲兼具的故事,但畢竟競技類型不大一樣。

現在我們有了同時有文藝社團與體育社團融合,同時廝殺慘烈,卻又在描寫情感上面有著絕佳縣的作品,就是這部花牌情緣。

其實對於「歌牌」到底要麼玩,我還是有點一知半解,總之只要知道是一種由朗誦者念出牌面文字,然後進行搶牌的比賽。換句話說,這個比賽同時比記憶 — 記得牌在場上的位置、聽力 — 快速解析聽到的是那張牌、手眼協調 — 迅速定位定且伸手搶牌、反應能力 — 判斷要進行防守還是攻擊,以及應對的手法、策略運用 — 牌的擺放與陷害對方之類的手段……

總之是個集合競技與博奕策略,然後又要有點日本文學素養才有本事玩的遊戲,看起來很硬阿!

但作者就是能把他處理得非常有趣,哪怕我依然搞不大清楚完整規則。

其實作者在這個故事裡處理了幾個很重要的東西,是過去一些作品比較沒處理的,第一個就是「興趣」這件事情。我覺得這一點非常重要,過去這類競技作品,角色至少有個達到巔峰可以名利雙收這種願景,不管是變職棒選手還是圍棋大師。

換句話說,這些競技同時也是職業的選擇,哪怕在過程中很多人離開(例如魚住跑去做壽司),但至少都是升學之下的另一種選擇(當然音樂類型還有變音樂老師的升學選項),篇潘歌牌不是。

對,歌牌就是這樣冷門與小眾,歌牌「沒有職業選手」,換句話說,參加歌牌活動,並不存在一個取得名人、女王頭銜之後就有大筆獎金收入的職業規劃,完全是各興趣在支撐。

這一點非常實際的反應在學生社團活動選擇上面,這是過去許多作品沒有點出來的現實面(雖然很很多作品也會有角色做出「踢足球又不能當飯吃」之類的思考,那不會是主角的猶豫),總之這部作品的主角本身在面對升學壓力時,也要面對自己興趣是否要繼續花時間精進的掙扎,對,三個主角都有這類困境,或者說所有角色都這樣,甚至故事理個成年角色都依然在猶豫這一點。

這也是另一個特色,這是個沒有太多年齡、性別,甚至國籍分別的遊戲(雖然不同文化門檻會比較高,但純競技化的時候又不大一樣了),所以故事裡男女一起比賽、老幼一起比賽。

這樣故事裡出現的角色比其他作品寬廣許多,這部份非常精彩,尤其一些職業婦女或者母職婦女的心境,是過往這類作品幾乎沒提到過的,光這一點就很值得拿來作為性平教材使用。

此外像爭取男女比賽採育同樣規格、努力嘗試讓歌牌競技能職業化(這是運動市場成熟的象徵,某方面來說辦得到會比拿下世界冠軍還要了不起),其實有太多值得分析的社會議題在裡面,真的很了不起。

但故事最感人的部份事情感層面,真的,當我看見三位角色終於在最高殿堂同匡競技,我哭出來了,真的哭出來,這種眼淚實在忍不住阿!

總之情感的部份真的非常精彩,絕對要自己去看,我一點都不想多說,不過我支持太一就是了,真是個耀眼無比的男孩子阿!

此外故事裡的配角也非常顯眼,非常討人喜愛。

總之是部非常厲害的作品,而且還沒完結篇(但應該快了),絕對值得一路追下去。

只能說作者真的很厲害阿!雖然過去曾有抄襲爭議(網路上資料很多可以查),但作者深切的反省讓人看見他滿滿的誠意,現在已經沒人會責怪這件了,反倒開始肯定作者是了不起的漫畫家(而且她的作畫品質的確不錯,熱血畫面甚至有田村有美的等級 — 這可是非常厲害),總之至不從作者到作品全都相當有看得的作品。

超級強烈推薦喔!超級的喔!

花牌情緣
ちはやふる
Chihayafuru
作者:末次由紀
出版社:東立出版社
語言:繁體中文
叢書系列:少女系列
規格:平裝 / 11.3 x 17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終於通過三鎖之門,挑戰四力之路,量子世界的故事來到最終回,從牛頓力學開始進入的三鎖之門,來到量子組成的四力之路,如今我們要踏入永恆五國,一個數學概念與量子物理構成的不動世界。

從前兩本我們一直都知道量子世界有個陰影在背後存在著,而且想要毀滅一切。

到底是什麼力量有本事毀滅一切,又為何想毀滅一切?

是的,這本這給了我們答案,不是誰是兇手這麼簡單,更不是挖掘兇手動機這麼單純,還有更深刻的東西存在,更加純粹而且力量強大的。

是這樣,我們知道宇宙的構成並不單純,就算是乍看之下可以解釋一切的量子物理,其實任何真正的科學家都能告訴你並非如此,因為科學的本質是發現問題而不是解決問題。

是的,科學表面上解決某些疑問,實際讓只是讓疑問變得更加「準確」而已,但依舊是個疑問,因為「為什麼」永遠會擺在前頭,科學每處理完一個為什麼,就會發現其實科學只是把「為什麼」這頂帽子往坐在下一個位置的人頭上戴,正如我們發現原子以後,有繼續發現質子、中子、電子,接著又繼續發現夸克,然後又開始研究弦,也可以保證就算知道弦是什麼東西以後,會出現下一樣東西……

對,科學無止盡,因為本質就是無止盡。

當然,這樣一來小說寫不下去了,所以尚在理論階段的弦先被擺著,我們先來處理關於時空的問題,以其那個悲情的小弟。

當然,再講下去就破梗了,這可不行,我們唯一應該知道的,就是科學的無盡性質與科學的極限問題,也就是科學可以無限逼近,卻不可能「跨過去」,因為那不是科學。

芝諾悖論在科學發展上面以很有趣的被呈現出來,因為這是微積分的數學圖形,任何高中生都畫得出來。

但作為一個「故事」,我們需要超越,這也正是文學藝術了不起的地方。也許這是本老少咸宜的通俗科普故事,同時也很確實的盡到文學藝術的責任,直接帶我們跨過科學的極限,看見另一片天空。

這是非常有意義的一件事情,你可以說那是愛、或者神學、宗教體驗、靈性增長之類有的沒的,但理性與感性,只有在真確的體認時才能同時發出光芒來,因為宇宙其實同時有著這樣的兩面性,如果你只看見一邊,那真的非常可惜啊!

本書給了這個系列一個很漂亮的結局,重點不在於大魔王被幹掉或者危機被解除,而是愛與勇氣帶來的希望,這個有點中二又很日本漫畫標語的態度,其實是人類維持理智的重要寶物啊!

非常強烈推薦喔!

永恆五國(穿越量子世界3)
Los cinco reinos eternos
作者: 索妮雅.費南德茲.維達
原文作者: Sonia Fernández-Vidal
譯者: 馮丞云
出版社:博識圖書
出版日期:2021/09/01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0695250
叢書系列:迷小說
規格:平裝 / 312頁 / 15 x 21 x 1.56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閱讀版本:試閱本


必須承認,雖然古龍也是武俠名家,至少在我平乏的武俠閱讀經歷中,他曾經跟金庸並列我唯二知道的武俠小說作者,但實際上我根本沒看過他寫的小說。

稍微報告一下我的武俠經驗(不算經歷)。

首先是小時候金庸還在報紙連載武俠小說,我媽以前會追著每天看,所以這是我最早接觸的武俠資訊(只是資訊,因為我完全沒看)。

當年我媽看的是天龍八部,這是我唯一知道的事情,但內容一無所知。

接下來是楚留香的港劇,當年楚留香真的是紅到炸翻,但因為我家不看這些華語連續據(但我家會看歌仔戲與布袋戲),所以我一樣只是知道而已,對內容一無所知,但至少這次我還知道主題曲怎麼唱,因為同學都會唱。

這就是我跟金庸與古龍的接觸,只有這樣,這還是我國小低年級的時候,之後更是完全沒有接觸,直到大一,因為室友有一整套金庸,才開始接觸武俠小說(或者小時候看過兒童版水滸可以勉強算)。

好啦!就是這樣,之後又中斷十多年,直到我在接試讀的過程中陸陸續續又看了一些台灣本土武俠作品,但總支撐不上喜歡,雖說我大學畢業後也買了一整套金庸在家裡,但其實我對金庸的評價可說是年紀越大越低,雖說我還是推薦給兒子看就是了。

在這種情況下,因為接觸了戲雪、奇魯、乃賴等喜歡武俠的朋友,於是在好奇之下我回頭去找古龍的作品來看。

哈哈,突然覺得古龍的作品有點意思,因為調性居然有點像輕小說,而且又明顯比較成人向,所以我到了這年紀才看,大概也是天註定的。

古龍的作品很多也很雜,基本上我目前也只看過幾本,主要是小時後有印象的楚留香,還有很多人推薦必看的這本「多情劍客無情劍」。

其實看到這本,我才突然想起小時候好像對「小李飛刀」有印象,應該也是小男生打鬧時喜歡搬出來的東西,總之我家不看連續劇,也沒看綜藝節目,所以對流行文化基本尚無感,於是這些符號都只是我童年接觸過得元素,沒太多深刻印象。

總之這本的確給了我不錯的印象,或許也跟古龍的角色大多很極端有關,一般來說大家在創作的後會避免這種「刻板且扁平」的處理方式,但古龍居然把這些忌諱搞到很有一回事,甚至反倒讓人覺得那些刻板印象本身才是刻板印象……不過這些都是老作品,是我直到先在才看到……

總之這本「多情劍客無情劍」的確有點意思,武打的描述風格跟金庸非常不同。金庸的武打有點像看格鬥比賽,你會看到各種招數互相攻防。但古龍的比較像開槍決鬥,有各種情緒在醞釀,但最後出招,很快就定出生死,那種看來要打很久的對招,作者常常都是讓人只看到地上有死人就帶過去了……

故事的話,老實說這些角色全都很惹人厭,但就算都是一些感覺便秘多年的角色,故事卻異常吸引人。

或許是因為極端吧!這些人全都很極端,卻也因為堅持出現魅力,書裡的角色對於自我價值觀的堅持往往強到死不足惜,也因為這樣,那些刻板印象反倒變成一種叫人肅然起敬的頑固,反倒有了魅力。

有趣的是,現實中我一點都不想遇到這種人。

我不是武俠迷,所以不敢說我懂武俠,但純就閱讀體驗來說,閱讀古龍的體驗是流暢而且有趣的,而就流暢來說,甚至高過金庸,不過兩位作家的故事架構本來差異就很大,直接類比或許不是很恰當就是了。

古龍的書圖書館應該都還找得到,可以找來看看喔!

多情劍客無情劍

作者:古龍


這本書其實注意到一陣子了,主要是因為封面漂亮,但也僅只於此,並沒有特別想要找來看,因為一開始我並不知道這本書的特殊性,以為只是尋常日本時代的彩風集錦。

也忘記是在那看到的,總之在友人那邊看到推薦,提到這是本虛構的作者寫的虛構譯作,想不到居然還引起寫作倫理爭議,老實說作者要怎麼玩自己作品還要人家管嗎?話說聖經裡恐怕就有不少託名之作,但可是一點都無損其價值阿!但就算如此,在商言商的出版資訊,恐怕還是不該誤導就是了,只能說這是需要拿捏的部份,但至少我自己到是在發現搞錯以後覺得真是有趣極了。

這就有意思了,畢竟類似的事情做過得人還真是不少,光故意這樣進行,本身就是一種趣味所在了,所以我稍微注意一下這本書,發現內容好像是講台灣料理,這我興趣又多了一點。

不過同樣僅只於此,沒再繼續,也逐漸淡忘這本書。

後來因緣際會接觸了作者楊双子的另一部作品「花開時節」,雖然只看過節錄,卻印象深刻,對這個原本是雙胞胎共用筆名寫百合小說的搭檔感到興趣(可惜目前一人已離世),於是直接翻閱部份內容,最後就是買電子書囉!(實體書店對不起……但我家真的放不下書了。)

都說是寫百合作品的作家寫的,本書自然也是滿滿百合味。

說起同志文學,我很推崇的阿基里斯之歌是個不錯的典型,不過後來我讀過聖經理大衛王與押沙龍的故事,發現聖經居然寫得更加有意思……

但我必須說,我更喜歡這本台灣漫遊錄裡的表現。

當然,或許因為這本書也能單純解釋為友情吧!一種很強烈而且特別的情感,彷彿萩尾望都的波族傳奇或天使心一樣的情愫,所以感覺更為透明。

當然,故事背景擺在日本時期,而且正是戰爭發生的時候,所以問題重重阿!故事裡針對日本人、灣生與台灣人角色都有相當小範圍,卻又十分深入的描述,這一切都透過一道道台灣菜餚來呈現,這是非常巧妙的表達方式,畢竟台灣料理本身就是個多元混雜的成果,但卻完全不管政治,畢竟好吃身就是人世間的王道,就這一點台灣絕對是得天獨厚,既沒有不能拋棄的歷史包袱,也沒有任何無法接受的文化忌諱,若硬要說台灣料理沒有那種長遠的文化底蘊,沒有那種擺進殿堂的必殺料理,反倒要說台灣料理以蠶食的方式,早把各種文化全都收為己有了。

當然故事裡的台灣料理鄉對於現在還在早期階段,但那種活力已經很明顯,也因此成為兩位主角的救贖,畢竟社會文化的禁錮是那樣強烈,至少肚皮可以不受管制。

能吃就是福阿!但懂得欣賞,才能真正體會恩典。

本書說是漫遊錄,其實景的部份寫得不多就是了,不過其實也不重要了,兩位主角所呈現出來的風景,才是最唯美的部份啊!

非常好看的一本小說喔!強烈推薦。

臺灣漫遊錄
作者: 楊双子
出版社:春山出版
出版日期:2020/03/31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9866262
叢書系列:春山文藝
規格:平裝 / 368頁 / 15 x 21 x 1.66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閱讀版本:readmoo電子書


其實會注意到這本書,跟很多人一樣,是在知道斯卡羅影集以後的事了,其實去年知道斯卡羅的拍攝,我就開始注意這本書,不過注意歸注意,就是沒有看。

直到斯卡羅正式上映,看過兩集之後,決定還是要找原著小說來看。

當然,事先我就知道影集跟小說又很不一樣,換句話說,羅妹號事件,在小說裡被第一次改變,到了影集又被第二次改編,變化不少阿!

也因此,小說與影集差不多可以被視為兩個不同作品看待了。

畢竟影集沒結束,在這邊我就專心討論小說,雖然也多少會沾到影集的邊就是了。

故事基本上是依據史實「羅妹號事件」展開,這個在墾丁發生的流血事件,居然牽動了接下來一百多年的台灣歷史,這真的是非常出人意料之外阿!

歷史的部份因為史料不少(而且多有出入),我就不多說了,倒是強烈建議大家一定要搜尋一下相關資料,這不只是對於故事的補完,也是對台灣歷史的學習,畢竟這是學校課本完全不提的內容。

小說從羅妹號事件開始,先是當地斯卡羅部族一方面因為誤殺女人感到不吉,二來當地沿海三個平地部落之間人心惶惶不知該如何選邊站,再來是清國政府的顢頇與美國政府的憤怒與驕傲。說起來,還真沒人能好好過日子。

在這種詭局之中,作者創造了一位虛構角色「蝶妹」,作者自承這就是暗示台灣的角色,一個多元文化,但在世界潮流中掙扎著要活下去的女子。

這位歷史人文「潘文杰」虛構的姊姊,有著同樣複雜的背景,有著客家父親、斯卡羅母親、住在平埔部落、往來多是福佬人,口操四種語言,雖然是女性,在清領時期沒有綁小腳,卻又在洋人醫管學醫。

各種角色衝突在她身上一覽無遺,但卻又是這樣低調與堅韌。

這是一個很能讓台灣人認同的角色,畢竟我們都經歷過類似的認同拉扯。

成長在戒嚴時期,被逼著當中國人,但父母親家族都在白色恐怖時期吃過國民黨大虧(比起迫害可能還算運氣不錯),對中國人可說一點好感都沒有,更別提我祖母就是西拉雅部落頭目家族的女兒,我很早就對於自稱是中國人非常感冒了,但卻被迫如此自稱,直到要能「明目張膽」說自己支持台灣獨立,都是退伍以後的事了。

但要有這種感覺,需要歷史。

只能說我運氣好,父母親兩家族對於家族歷史並沒有隱瞞,但我知道很多台灣人對於自己家族過往在不同統治者底下的生活其實是沒有記憶的。

所以我們需要這樣的歷史小說,他不是只有歷史事件,而是有小人物的生活。雖說是虛構,但精神不是。

這一點非常重要,『精神』,因為這才是我們身份認同的所在。

也因此這部影集非常重要,雖然有些人對於小說的寫作或者影集的拍攝有些技術上的指教,但我想這些指教忽略了一個重點,就是故事到底傳達出什麼,而受眾有沒有感受到。

至少我覺得有,連我媽都在上映以後接連看三遍,第一次看因為年紀大了看字幕有點吃力,所以看了第二次才知道劇情,接著因為感動看第三次。

至於小說描述有點瑣碎、影集拍攝轉場太多或者CG不夠好之類的,老實說認真要挑也不是沒有,難其實在我看來,這不大重要阿!

因為重點其實只有一個,就是「好看」。

這樣就夠了。

PS.故事場景我幾乎全都去過,很可惜的是當出去時根本不知道有這些歷史故事,或者只知道一部分,而且被切碎,不知道是有相關的,這真的很可惜,看來得找時間再去墾丁好好重玩一次。對了,看來暨海角七號以後,恆春又會再一次成為戲劇朝聖地點,其他地方得加油了,振興觀光阿!

從龜山往社寮海邊方向看,過橋不遠處是柴城,往右邊方向去是保力,沿著河口往上游是統領埔,真的是滿滿的歷史。

傀儡花
作者: 陳耀昌
出版社:印刻
出版日期:2016/01/05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870777
叢書系列:印刻文學
規格:平裝 / 488頁 / 17 x 23 x 2.44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閱讀版本:READMOO電子書

momoge

Under the mountain of jade green. There the dawn ray always be. This is homeland for my peaceful sleep.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